抱著枕頭繼續呼呼大睡

  我無法強迫自己的記憶裏沒有你,那是一種刻骨銘心的牽掛,我也無法強迫自己的視線裏沒有你,只因你的笑靨,猶如散落的花瓣一樣,散落在我的世界裏。那一縷縷花香,久久不肯散去!(文/這裏風景獨好)

  又不知道該起個什麼題目了,就套用一句複出天後的歌詞吧。

  早上出門前又看一眼咕咚。睡得很熟,翻了個身,整個人都橫了過來,。我無限眷戀,也只能無奈關門出發。其實我到底是沒睡夠眷戀溫暖的床還是眷戀兒子躺在身邊的溫馨呢?

  這幾天都不算冷,但是早上七點出門的時候會哆嗦。我總是很糾結該怎麼穿衣服。辦公室有中央空調,已經夠溫暖了。不算寬敞的地方到處都是電腦、打印機、複印機,還有做模型切割塑料用的機器,外加冰箱微波爐咖啡機……。到了下午辦公室簡直可以用酷熱形容。而且非常幹燥,靜電很強!穿少了早上出門冷,穿多了在辦公室會熱,在擁擠的地鐵裏也會熱。總的來說一天裏只有早上從家門口走到車站等車的時間是冷的,最多兩分鍾。下班的時候不會冷。

  上下班路上,常常會看見帶孩子坐車的人。如果小孩和咕咚年齡差不多,我就會特別激動。說不上來的感覺,會讓我想到咕咚,會讓我心驚肉跳,會讓我覺得這就是咕咚。總之,心會突然懸著,讓我心慌慌的不能自已。難怪會說“思念是一種很懸的東西”,因為心確實是懸著的。

  想起上兩個星期的事情。不記得有沒有記錄過了,好像是沒寫過。如果已經寫過有人看過了就當我是祥林嫂吧。本來生完孩子就傻三年,工作以來一直睡眠不足,就更容易錯亂了。有一天抱著咕咚在屋裏閑晃,咕咚突然指著廚房門說“掛好,掛好!”我抬頭看了一眼,原來一直掛在廚房門兩側的中華結掛件少了一個。

  我就問咕咚怎麼少了一個,到哪裏去了呀。我這麼問當然是隨口說說的,他怎麼會知道少了的那一個在哪裏。但是咕咚聽到我這麼問了之後居然伸手指方向貌似要帶我去找。我就跟著他手指的方向進屋,再拐到衣櫥前面,赫然發現那個掛件就在衣櫥門的把手上。原來咕咚真的知道我要找什麼並且記得上一次玩過之後放在了哪裏。